放弃固网竞争,长城宽带离场

谐音笑话 admin 评论

导语: 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企业、长城宽带的母公司鹏博士选择了主动撤退。4月3日,鹏博士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了鹏博士主动放弃参与固网宽带竞争的传闻。上述负责人表示,在近日举行的一次电话会议交流中,公司高层确实有“公

导语: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企业、长城宽带的母公司鹏博士选择了主动撤退。4月3日,鹏博士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了鹏博士主动放弃参与固网宽带竞争的传闻。上述负责人表示,在近日举行的一次电话会议交流中,公司高层确实有“公司战略性放弃与运营商在固网宽带领域正面竞争,化干戈为玉帛”的表态。

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全国最大的民营宽带企业、长城宽带的母公司鹏博士选择了主动撤退。4月3日,鹏博士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了鹏博士主动放弃参与固网宽带竞争的传闻。上述负责人表示,在近日举行的一次电话会议交流中,公司高层确实有“公司战略性放弃与运营商在固网宽带领域正面竞争,化干戈为玉帛”的表态。

01

撤离固网领域

据了解,国信证券通信小组近日邀请鹏博士高管进行了电话会议交流,鹏博士高管在交流中表示,公司战略性放弃与运营商在固网宽带领域正面竞争,转为为后者提供装维、代维服务,化干戈为玉帛,有利于双方互利共赢。而鹏博士高管的此次表态,也被业内人士视为鹏博士逐渐放弃长城宽带、宽带通等固网业务的举措。

值得关注的是,鹏博士“战略性放弃宽带业务”的相应行动已经展开。启信宝信息显示,今年3月,鹏博士一口气分别在上海、四川、江西等全国11个省市相继设立了冠以各省名的“长宽通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宽通信’)”,每家注册资本金均为1000万元。上述11家“长宽通信”的经营范围包括通信工程勘察、通信工程管理服务、通信工程设计与施工等装维、代维服务,母公司均为长城宽带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宽带”)。长城宽带是鹏博士的主营业务之一,也是鹏博士的全资子公司。

对此,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鹏博士和三大运营商的各地分公司此前已签署过一些合约,这意味着鹏博士未来更多会利用自己拥有一定规模的地面维护队伍,给三大运营商提供维修等各种保障服务,以此来获得一些收益。今后,鹏博士在宽带业务上的用户,可能会逐渐转给三大运营商。

目前,鹏博士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民营电信增值服务上市公司,旗下拥有长城宽带、北京电信通、宽带通、鹏博士大数据、大麦科技等企业,全球员工4万人,在中国及北美210余个城市,为1400万家庭用户,50万企业客户提供互联网接入、数据中心及互联网增值服务。

近年来,在宽带业务上,鹏博士面临的竞争压力陡增。在“提速降费”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不断推出大量低价宽带产品,而中国移动更是于2018年开始陆续在国内多地推广“免费赠送宽带”活动。

同时,鹏博士还在不断遭遇大量涌入市场的新对手。2018年6月,工信部发出关于继续深化民营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通告,将在原来基础上,再添加5个省的全部城市以及其他8个城市。同时将试点的时间延长至2020年12月31日。

政策持续放开对电信产业整体发展而言无疑是利好,但“新玩家”客观上也使得宽带企业间的竞争愈发激烈。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相关政策对像鹏博士这样的老牌民营宽带企业来说是则并非利好,企业间竞争更为激烈,盈利空间也将被逐渐压缩。

02

宽带业务的无奈

在固网宽带业务竞争日益白热化的背景下,鹏博士的业绩出现了大幅下滑。财报显示,2018年1-6月,鹏博士营业收入35.22亿元,同比下滑17.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亿元,同比下滑35.91%。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鹏博士相关负责人解释称,一是宽带资费下降趋势持续。国家大力推进“提速降费”政策力度,移动、电信、联通三大基础运营商实行低价套餐,免费捆绑政策,市场空间不断被压缩;二是宽带固定资产折旧增加;三是2017年鹏博士发行5亿美元的海外债,2018年上半年利息支出约5700万元。

事实上,鹏博士业绩增速近5年来基本上一直呈现出的下滑态势。2014-2017年,鹏博士营业收入分别为69.63亿元、79.26亿元、88.5亿元、81.7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9.67%、13.83%、11.65%、-7.68%;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34亿元、7.17亿元、7.67亿元、7.42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2.53%、34.14%、6.98%、-3.2%。

作为鹏博士重要利润来源的长城宽带的表现,已日益成为拖累鹏博士业绩增长的关键因素。根据鹏博士的财报,长城宽带2015年净利润为3.24亿元;2016年净利润为2.84亿元,同比下滑12.31%;2017年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下滑43.43%。2018年上半年,长城宽带净利润为亏损3299.46万元。

不仅是外部竞争环境严峻,鹏博士还存在内部治理不善的困扰。2018年3月,鹏博士董事会审议并表决通过了免去前任总经理陆榴、提名聘任杨国良为公司代总经理的议案。

当时,鹏博士董事长杨学平针对陆榴离职发了一封内部信:“董事会感谢陆榴多年来为公司的付出,但他因个人原因长期脱离市场、脱离员工,不能充分履职,已引起管理层和职工不满,导致公司治理混乱,经营不善,甚至引起监管层的质询。”

据了解,陆榴于2012年开始担任鹏博士总经理,是近年任职最长的鹏博士总经理。仅仅过3个月,继任者杨国良也辞去了总经理职务。而杨国良的继任者杜敬磊,更是只维持了一个多月。2018年8月,崔航上任为鹏博士总经理。短短的半年时间,鹏博士总经理更迭了三次。

在公开信中,杨学平直言,“目前虽然公司市值的平台价值尚在,公司的主要经营单元还没有垮塌,但鹏博士确实已经到了危险的关头,现有的管理模式、经营思路必须调整和改变。”

03

掘金5G后市场

面对业绩困境,鹏博士开始加速谋求转型。2018年下半年,鹏博士宣布,积极谋求战略转型,大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业务,与国内外知名互联网企业合作,努力做好“企业及家庭互联网服务商”。

业内人士表示,鹏博士所提的“大力发展云计算、大数据业务”并没有太多新意。早在公布2016年年度报告时,鹏博士就曾强调在全球范围建设了20多个电信级云数据中心,积极通过全球云数据中心集群建设云网融合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电话会议交流过程中,鹏博士高层不仅坦承了公司遭遇的问题,还进一步介绍了鹏博士的转型进展。

就公司业绩下滑的应对措施,鹏博士高管表示,公司是最早从事IDC(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的企业之一,在IDC行业具有深厚积累,2019年将开始加速IDC业务推进,使公司短期业绩因固网宽带业务下滑而下滑的态势得到改善。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