谐音闹出的笑话

谐音笑话 admin 评论

谐音曾经饱溅着封建礼教的血泪痛楚,其间的宜与忌、寓与晦,讲究多多,遗恨无

  谐音曾经饱溅着封建礼教的血泪痛楚,其间的宜与忌、寓与晦,讲究多多,遗恨无尽。
  
  为了忌讳,国人巧妙地运用讳饰法,凡遇忌讳, 尽量不直接把原话说出来,而用别的话语替代装饰。妇女怀孕称“双身”,妇女月经称“历假”,棺材称寿木,亡人的衣帽称寿衣、寿帽;人死了称“老了、走了”;四谐死,“四”便成了远行出门、婚嫁择吉的避讳数期; 孩子满月须买猪前蹄,喻“挠钱”;不能买后蹄,后蹄谐“厚弃”等等,既饱涵智慧,也凸现出无奈和迷信。
  谐音闹出的笑话
  古人对名字看的很重,讳莫如深的当数名字;名字中往往包含家族的辈分,载入族谱;啥时叫名,啥时叫字,很有讲究。当皇帝的若跟动物谐音时,更须避呼。明皇姓朱与猪谐音,明朝人管猪用“彘(zhi)、豕”等字代替。否则,杀猪谐杀朱,想造反呀?
  
  北宋时,有个州太守名田登,不许人说与“登”同音的字。只要与登同音,须用其它字替代,谁触犯忌讳,便以“侮辱地方长官”罪,或判刑或挨板,不少吏卒因此遭鞭刑。元宵节到了,按惯例州城放三天焰火、点三天花灯庆祝,州府衙门要贴告示,让百姓观灯。可是,出告示的官员为难:灯字触犯太守,不用灯字意思不明。久忖,小官员“以火代灯”,告示就成了“本州照例放火三日”。尽管百姓惊忿,却成就了一条“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的典故。
  
  古时忌讳晚辈人当着长辈的面喊长辈的名字。王九贤良的儿媳,从不当着公公的面喊公公的名,就连与公公名字同音的字也不在公公面前提。一天,王九不在家,他的两个朋友,一个拿韭菜,一个提一壶酒,来请王九吃酒。这两人一个叫张九,一个叫李九。王九回来,儿媳就把张九和李九来请公公吃酒的事告诉公公。她说:“张三三,李四五,来请公公去喝连盅数。张三三拿着马莲菜,李四五提着四加五。公公快快去赴宴,千万少喝连盅数。”你看,一个九(韭、酒)字也没提。
  
  国人结婚礼物有不送梨、伞、钟的讲究,梨谐离,伞谐散,钟谐终,不吉利。光绪帝十五年,19岁的光绪帝大婚,“日不落帝国”为大清帝国皇帝大婚送的礼物是一座时尚而奢侈的自鸣钟。英国人想不到中国人的忌讳讲究,在自鸣钟两旁还镌刻一副对联:“日月同明,报十二时吉祥如意;天地合徳,庆亿万年富贵寿康。”谁料想,十余年后,内忧外患万业凋敝的清朝真的到了“终场”,自鸣钟真成了“鸣终”。
  
  直至清末,我国人口普查还亘古未有。消息一出,百姓惶惶如热锅蚂蚁: 查人干啥?瞬时,妖言肆虐,骚乱频频,哪里搞普查,哪里进入紧急状态。江西丰城的百姓讹传:人口普查是“征兵”,征兵谐蒸兵,说调查户口是官府灭门毒计,上册之人都要受釜甑之苦。便鸣锣聚众,在村旁挖洞将调查员活埋。上高县调查员及仆从两名被活活打死。各地被官派充当调查员的乡绅、乡学,莫名的抛头颅洒热血,其间的酸甜苦辣当是一部大篇章。
  
  当然,谐音也是嘲讽轻蔑对手的武器。清乾隆年间,纪晓岚与和珅同时在朝为官,纪晓岚任侍郎,和珅任尚书。一次,两人一起喝酒,和珅指着一只狗问:“是狼是狗?”纪晓岚机敏地意识到和珅是在辱骂自己,不动声色地答:“垂尾是狼,上竖是狗。”于是,民间便有了“侍郎是狼、尚书是狗”的谈资。
  
  阎锡山很迷信。有一次,他迎接蒋介石到山西,为了选定在哪里迎蒋介石,特意开会商议。有人提议在大同,阎锡山摇头: “不行,我才不跟那老家伙搞大同呢!”有人提议在运城。阎锡山也不同意,运城?运成!不能让他成!他成了,我就不成了。想来想去,阎忽然一拍脑门: “就去介休,让老家伙早早休了吧!”嘿嘿,多亏山西有那么多可供选择的“谐音之城”呵!完)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