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老协警的期待 最大愿望是有自己的警号和警服

笑话大全 谐音1号 评论

[摘要] ” 1月12日,90后协警小薛面对华商报记者,第一句话也是说:“我不是警察,只是协警”,担心记者没有听懂,他又补了一句“协警不是正式警察”。” 和正式警察一样,老张也有自己的大盖帽和制服,唯一区别是制服上没有警号,这也是他“不太喜欢穿制

[摘要]”  1月12日,90后协警小薛面对华商报记者,第一句话也是说:“我不是警察,只是协警”,担心记者没有听懂,他又补了一句“协警不是正式警察”。”  和正式警察一样,老张也有自己的大盖帽和制服,唯一区别是制服上没有警号,这也是他“不太喜欢穿制服”的原因。

\

\

\

  国家层级的警务辅助人员改革目前已拉开序幕,包括陕西在内的各地均已开始前期调研。协警(也称辅警)在当前治安体系中处于什么位置、生存状态如何,有哪些尴尬和苦衷,对于即将到来的改革,六合心水网,工作在各种警务岗位的数万协警们,最热切的盼望又是什么?

  故事1 他们说我比正式警察还帅

  电影《烈日灼心》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吕颂贤饰演的台湾设计师要跳楼,被邓超饰演的协警救下,为表示感谢,要约“警官”出去坐坐。协警赶紧坦白:“我不是警官,我只是协警。”

  1月12日,90后协警小薛面对华商报记者,第一句话也是说:“我不是警察,只是协警”,担心记者没有听懂,他又补了一句“协警不是正式警察”。

  22岁的小薛是西安本地人,2013年通过招聘成为交通协警。两年多来,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车流量大的路口指挥交通。铁哨子、白色大盖帽、反光服,从装备看,小薛就是一名交警。

  小薛说,之所以选择当协警,是和父亲以前当过警察有关。“从小到大,一直认为警察很威风,可以抓坏人,所以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做警察。”

  由于综合因素,小薛高中毕业后并未考上理想的大学,这直接导致他距离警察的梦想越来越远。

  电大毕业后,正当小薛迷茫时,交警新城大队面向社会招聘一批协警。经过正常招录程序,小薛成了一名交通协警。交通协警的工作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民间所谓的“站马路”。

  小薛说,“站马路”分早中晚三个班,一般是两到三小时换一次班。换班间隙时间短的话,就去附近执勤点休息一会儿,时间长的话,可以回大队宿舍。

  宿舍住4个人,小薛和另一个协警,还有两名正式警察。虽然平时4个人处得很好,但小薛总有“低人一等”的感觉。

  小薛最头疼的是在纠正交通违法时,经常有较真的司机要求“看看你的证件”,每当这个时候他总觉得有点尴尬。有的司机还会故意说:“原来你是协警啊!”

  站了两年多马路,小薛很珍惜这份工作。他觉得尽管是协警,但大多数行人和司机对自己很尊重很客气。

  “站马路”之外,小薛说自己的生活力求最简单。尽管他家距离交警大队也就十来公里,但他基本上一个月才回一次家,平时下班都是窝在宿舍学习,准备进修学历。“如果将来拿到了本科文凭,距离当正式警察就近了一步。”

  小薛他们这批协警,当时是按公益性岗位招聘的,月工资1600元。小薛说,单位提供食宿,自己平时又很少花钱,所以基本够日常开销,“父母偶尔也会资助,但不是很多”。

  小薛所在的交警大队有协警十多人。大队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每月在所有协警中评选出一名“每月之星”,奖金400元。协警们有个共识,“每月之星”大家轮流当,也算是一笔补贴。

  对于未来,小薛说他一直在关注政策变化。“哪怕当不成正式警察,也希望国家政策能对协警的身份有一个认可”。

  当协警两年多,小薛也有特开心的事情。比如,2014年8月的某个雨天,他在雨中执勤的画面被路人拍下,并上传到网上。照片上,小薛的大盖帽和短袖制服已经完全湿透,几乎能看到皮肤颜色,但他仍然专注工作,多家网站和微博转发了这张照片,数百位网友为这位雨中执勤的交警点赞。

  小薛说,这件事对他和同事们鼓励很大。一位同学看到照片,专门打电话给他:“你太帅了,比正式交警还帅。”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