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靡网络的日式冷笑话居然由中国传入日本

冷笑话 谐音2号 评论

笑话在中国本是出于娱乐的目的,往往语言轻浮,内容低俗,为士大夫及文人学者所鄙夷。但在江户时代的日本,汉文笑话则经过儒者的重重改造包装,如“用语的文言化”、“内容的本土化”、“故事的合理化”等等,以其简短易学而又风趣幽默的特点,成为汉文学

笑话在中国本是出于娱乐的目的,往往语言轻浮,内容低俗,为士大夫及文人学者所鄙夷。但在江户时代的日本,汉文笑话则经过儒者的重重改造包装,如“用语的文言化”、“内容的本土化”、“故事的合理化”等等,以其简短易学而又风趣幽默的特点,成为汉文学习者学习汉文的一种重要范本。

明代冯梦龙所编笑话集《笑府》传入日本以后,其训点本与翻译本于江户中期在江户(今东京)和京都两地同时出版。此书所载笑话的题材与文本亦对日本的幽默文学产生了很大影响。在日语里,江户时代的笑话一般写作“小咄”或者“小噺”等,虽然两者都读作“kobanashi”,但前者所用“咄”字可解释为“口中所出之语”的意思,后者所用“噺”则表达了笑话需要随时求新的特征。相应的作品集叫“咄本”,也叫“噺本”(在日本,“小咄”和“小噺”因为读音相同可以互相使用,但为了行文方便,本文统一为“小咄”和“咄本”)。《笑府》不仅影响到了日本轻口本[即元禄年间(1688—1703)前后在京阪所出版的早期咄本]、小咄本[即享保年间(1716—1736)在江户地区所出版的后期咄本]文本的简洁性与内容的多样性,更是直接促成了日本汉文体笑话这一文学形式的产生。

今天日本国内现存的汉文笑话集约有二十多种,本文拟以江户后期的儒者津阪东阳所写《译准笑话》中受《笑府》影响的作品为例,试比较其中的异同,并探寻作者对中国笑话的日本本土化的实践。

中国笑话集的翻译及其影响

论及中国笑话对日本笑话的影响,时代较早的是宽文六年(1666)出版的《事文类聚》翻刻本,参考此书中笑话改编而成的小咄散见于《理屈物语》(1667)、《囃物语》(1680)等前期咄本中。在此之前,在庆长年间(1596—1615)已有宋代《风月笑谈》写本,另外,内阁文库所藏《笑海丛珠》《笑苑千金》为江户初期的写本。这些写本的出现都表明,在江户初期,时代较早的宋代中国笑话集已经传入日本并被阅读了。出版于宝历二年(1752)的《鸡窗解颐》则是日本第一部中国笑话选集。此书所收笑话共计有五十篇,其中选自《笑海丛珠》的有二十五篇,出于《笑苑千金》的有二十二篇,《谐喙录》两篇,此外一篇出处未详。这三本笑话集都属于唐宋年间,时代较早,因而其文体用语也较为古雅。不过,宝历年间,明代的俗语文学被广泛地介绍到日本,这自然也对日本的笑话产生了影响。宽延四年(1751),冈白驹模仿《笑府》,第一次尝试将日本笑话译为汉文,编纂出版了《译准开口新语》。宝历之后的明和年间(1764—1772),有三种《笑府》(皆见于武藤祯夫所编《笑府集成》,太平文库,2006年)的抄译本前后出版发行。其中明和五年(1768)京都出版的《笑府》(以下称笑A)共收录176则笑话,在汉文原文上附有“返点(一种按照日语语序来标示汉文的符号系统)”、“送假名(为汉字所附加上的日语词尾)”及简明的日语意注(日语称为“ルビ”)。同年在江户亦出版了另一种《笑府》(以下称笑B),共选入80则笑话,除在原文上附有返点、送假名和意注之外,还在其后添加了略有口语化的训读文。之后的明和六年(1769)又有《删笑府》一书,其出版地未详;全书笑话共有70则,在原文上亦带有返点、送假名和意注。另外,出版于安永七年(1778)的翻译本《笑林广记钞》[欢笑处士译,影印本见于《噺本大系》第二十卷(武藤祯夫编,东京堂出版,1979年)]全书32则笑话中,亦有不少作品取自《笑府》。

不过,详细看来,日本小咄集中受中国笑话影响最大的还是《笑顔はじめ》[天明二年(1782),见于《噺本大系》第十二卷],其书所载的29则小咄中,出自《笑林广记》[乾隆二十六年(1761)《新镌笑林广记》十二卷四册本,有京都大学附属图书馆谷村文库藏本及筑波大学中央图书馆藏本。另内阁文库有稍后出版于乾隆四十六年(1781)的刊本]的就有二十六则之多,这其中,同时也见于《笑府》的共有九则。而在《译准开口新语》全书一百则笑话中,取自中国笑话的仅有六则。这之后编撰的汉文笑话集中更是极少能见到《笑府》等中国笑话的影响。反而在个别的小咄集中,取材自中国笑话的小咄时有所见。不过,江户后期出版的汉文笑话集《译准笑话》中,有十几则能明显看出是取材自中国笑话集《笑府》。

风靡网络的日式冷笑话居然由中国传入日本



《译准笑话》与其作者津阪东阳

《译准笑话》一书是江户时代极有代表性的汉文笑话集之一。全书共有198则笑话。《译准笑话》的版本,目前能见到的有①文政七年甲申正月发行、书林京都铅屋安兵卫、京都上村藤右卫门、大阪柏原屋清右卫门、伊势津山形屋传右卫门本,②同版所印文政九年稽古精舎藏版本,③文政九年小品堂藏版本,④文政九年阳华书房藏版本,⑤文政九年文光堂藏版本,⑥文政九年藏版本,及明治时期出版的几种活字印刷本等,共有十数种存世(参见荒尾秀《訳準笑話の書誌と諸本》,清泉女子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纪要,2014)。作者津阪东阳(1757—1825)是日本藤堂氏津藩的儒者,曾做过其藩藩校有造馆的第一任督学。其著述颇丰,有诗学书、选诗集《杜律详解》(1815年作,1835年刊)、《夜航诗话》(1816年作,1836年刊)、《夜航余话》(1836)、《葛原诗话纠谬》《杂纂译解》(1805)、《古诗大观》(1788年作,1830年刊)、《唐诗百绝》(1789)、《绝句类选》(1824)、《历代绝句类选》(1786),教学、论政书《孝经发挥》(1813年作,1823年刊)、《忠圣录》(1796)、《本藩官吏译名》(1808)、《听讼汇案》(1806年作,1831年刊)、《道之柴折歌合》(原名《童女庭训》,1796,1835年改名再刊)、《武家女鉴》(1796年作,1839年刊),历史、传记、民俗类《太祖创业志》(1819)、《聿脩录》(1819)、《祠堂考》(1812)、《伊势军谈》(1788)、《势阳考古录》(1815)、《伊势杂志》(1815)、《伊势考古录》(1818),随笔杂谈类《稽古余笔》《荟瓒录》《代奕闲览》(1845)、《纪事集览—初学译准》(1788年作,1826年刊)、《译准笑话—习文楷梯》(1812),诗文集类《东阳先生诗文集》(手写本)、《东阳先生百绝》(手写本)、《东阳遗稿》(手写本)、《孝绰文集》(手写本)与《东阳先生文抄》(手写本)等流传至今。(参见津坂治男《津坂東陽の生涯》,竹林馆,2007)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